联系我们

  • 公司名称: 中国物资再生协会贵金属产业委员会
  •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四惠东龙源文化创意园4层C区
  • 电话: 010-56039012
微信公众帐号微信公众帐号

铂金的市场新格局

               铂金或有较大投资空间,如何应对贵金属市场新格局?

                                                                                                                        中国黄金报 文/王萧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全球金融市场面临很大不确定性,同时贵金属市场正处于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吸引了全球投资者和消费者的关注。国际铂金价格无论是今年3月份的558美元/盎司,还是如今调整至970美元/盎司左右,相比2008年的高点2800美元/盎司仍然处于低点。与此同时,铂金需求却在不断上涨。今年上半年我国铂金进口量大增,一度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今年5月份我国铂金进口40.4吨,比上年增加30%,再创新高。

       为搭建更大范围的金融市场群体、资金与贵金属投资市场的“桥梁”,让贵金属知识在泛财经领域普及推广,凝聚中国金融市场与铂金市场力量,推动铂金市场更好、更快的发展。8月11日,由世界铂金投资协会战略支持,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办、中国黄金报社承办的贵金属行业年度公益性活动喝彩“金”时代——百名财经记者铂金培训班在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举行,国内近60名财经记者参加了培训。

       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黄金报社社长陶明浩,中国物资再生协会贵金属产业委员会副会长边疆,世界铂金投资协会亚太区负责人邓伟斌,等行业领导和专家出席培训班并授课。

1622805717.jpg

陶明浩:我国铂金投资市场基础较弱,但前景美好!

“即便是相对贵金属来说,铂金的产量仍然很低,资源储量稀缺。”培训班上,陶明浩结合我国贵金属产业发展现状,为大家分析了国内铂金投资市场的发展基础与前景。他指出,2019年银、金和铂的开采量分别为26000多吨、3400多吨和187吨。“加上回收,铂金一年的产量才250吨左右,全球铂金资源的储量大约只有7720吨。”

      在汽车领域,铂金被广泛应用到催化装置中;在化工领域,铂金应用于硝酸生产的历史已经有一百多年;液晶玻璃是铂金在玻璃领域最为密集的用途之一。陶明浩还特别提到了铂金在生物医学科学中的应用。他表示,由于铂金具有较高的耐用性和导电性,允许电流通过,在金属状态下,铂也具有生物相容性,这使得它成为导管、支架和起搏器等设备的理想材料。“铂金在治疗癌症的化疗中也起着核心作用。总的来说,在所有治疗癌症的药物中,近50%使用了铂金化疗药物。”

同时,陶明浩指出,我国的铂金需求市场结构比例与世界不同。“欧洲、北美等西方地区,汽车尾气催化剂为铂金最大需求方,需求量达到40.9吨,其次为铂金投资;我国由于铂金投资推广少、铂金投资基础不完善等多重因素,铂金投资需求较少。排在第一位的是首饰需求,为34.8吨,汽车尾气催化剂只有4.7吨。”究其原因,陶明浩认为,和黄金具有千百年来的历史基础不同,铂金靠的更多是现代宣传。随着国际铂金协会的推广,铂金定位于水,与钻石镶嵌,因洁白无瑕、永恒不变的形象寓意,成为婚饰的首选。

邓伟斌:铂金市场最新基本面及铂金投资逻辑

       培训班上,世界铂金投资协会亚太区负责人邓伟斌为记者学员们讲解了铂金市场的最新基本面及当前铂金的投资逻辑。“中国是全球铂金需求最大的一个国家,占了25%,整个欧洲也才26%。‘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句话如果没有铂金或者铂族金属的话,是很难实现的。铂金对中国非常重要。”在邓伟斌看来,铂金至今仍然是被低估的贵金属。

   “从最新的情况来看,铂金同为贵金属,受到了黄金的溢出效应影响,价格恢复到了疫情之前的位置,但这不是铂金市场的终结,更可能是一个新的起点。”邓伟斌认为,钯金市场的持续性短缺会推动铂金进入汽油车催化剂反向替代(部分)钯金;欧盟的碳减排政策及对老款柴油车的治理方案有望提振铂金需求;全球氢燃料电池车及氢能产业的蓬勃发展,也将为铂金需求带来新的、不可忽视的长期增长。

1925398301.jpg

边疆:中国产业用铂金需求与产融挑战

      与此同时,铂金领域的产业政策与产融挑战依旧值得关注。中国物资再生协会贵金属产业委员会秘书长边疆坦言,当前中国铂族金属产业和市场发展仍然面临税收等政策制约、环境要求不合理等一系列问题,铂族金属产业链企业风险管控缺乏必要的金融工具等发展瓶颈。

      今年以来,全球经济发展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剧烈动荡,包括金、银、铂金在内的贵金属产业也受到了严峻的考验。边疆指出,抗病毒药品、熔喷布、温度检测光学材料等主要防疫物资生产都离不开铂族金属,疫情期间,为了保障这些极度匮乏的物资顺利生产供应,很多相关企业提前复工复产。边疆表示:“我国年矿产铂族金属远不能满足中国的需求,主要依靠进口。疫情期间,由于出口国停工停产,交通运输受阻,铂族金属进口基本中断,再加上我国铂金储备不足,企业供应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二次资源是我国铂金来源的第二大来源,该领域受到税收政策的制约,同时,有些环境政策也不够合理、不够科学。边疆告诉大家,“疫情期间,提前复工复产的企业加班加点工作赶制制药的催化剂,这些催化剂时效非常短,可能一两周就会失效。如果按照环境政策内容去管理,它属于危险废弃物,必须经过各方面的审批流程,要经过少则两三个月多则一年或更长的时间完成危险废弃物的转移,加上各省设置资源型危废不许跨省转移的障碍,使得从事贵金属二次资源 的企业运营愈发艰难”。

       边疆表示:“铂族金属是我们国家的战略金属,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衣食住行都离不开铂金,但国家相关部门却没有从战略的角度认识它。”他号召在座的各位记者一起呼吁国家相关部门,更加重视铂族产业的发展,充分认识到铂族金属对于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从税收、从环境政策上加以扶持。

      论坛由中国黄金报社首席记者、珠宝传媒中心采编部主任张伟超主持。来自新华社、经济日报、工人日报、中国财经报、中国证券报等各类媒体机构的近60名财经记者参加了培训。北京场为本次“喝彩‘金’时代”百名财经记者铂金培训班首场课程,接下来培训班还将于8月25日和27日在上海、深圳两地分别举办。